| 网站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 | 街上鬼故事 | 张震讲鬼故事 | 鬼图片 |
| 鬼神传说 | 家里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外国鬼故事 | 有声鬼故事 | 短篇恐怖漫画 | 鬼视频 |
| 语音小说 | 玄幻修真 | 恐怖灵异 | 武侠仙侠 | 科幻奇幻 | 历史军事 | 刑侦推理 | 都市言情 |
· 网站地图·
· 联系站长 ·
鬼故事屋
您现在的位置: 鬼故事屋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搜索鬼故事:  搜索
今天是:
遗像
作者:佚名    鬼故事来源:不详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3/17
【字体:

朋友小孙自己开一家小照相馆,闲的时候我常去那里看他工作。我看着他热情地给每一位顾客照相,然后冲印成各式各样的相片。我喜欢在他那间漆黑的暗房里看着一张张相纸在液体里渐渐显露出影像来,那个时候小孙的脸常常被那盏红灯照得幽幽的,像鬼。

“喂,你说,如果你给一个鬼照相,会洗出什么样子的相片来?”我不只一次问小孙。他总是奇怪地看看我,摇摇头或者叹一口气,不答。在他眼中我大概是那种鬼故事看多了就常常胡思乱想的人。“喂,丫头,你这么喜欢鬼,谁敢娶你啊?”小孙常常这样跟我开玩笑,他这么说我不介意,因为我一直觉得他是喜欢我的,只是不说。

那天突然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儿。

那天中午小孙很着急地给我打电话,“喂,丫头,我今天有急事,你能不能帮我照顾半天生意?”“什么?我?替你照像?不行不行,那顾客非把你的照相馆砸了不可的。”我弄懂他的意思后连连说不。

可是小孙死缠滥打的求我,说他的照相馆自开业来从没有关过门儿,非要我帮他看门不可。拗不过他,我勉强答应了,好歹本姑娘在大学里也是学过几天摄影的,对付几个顾客应该不成问题!

“你只管拍照就行了,底片保存好,等我回来洗。”哈,我一边动身,一边琢磨着如何趁这个机会宰宰他。嗯,街对面新开了一家水煮鱼,偶要尝尝味道怎么样的!

小孙的照相馆很小,只有三间屋子,一间是摄影棚,一间是暗室,还有一间是他的卧房。我赶到的时候,他正在门口等我,满脸焦急。看到我来,他大大松了口气儿,一把抓住我就往屋子里拽。

“去去去,男女有别的”,我一边挣脱一边高声喊。小孙坏笑了一下,松开手。“嘿,丫头,你今天真漂亮!”--哼,这个平日里吐不出来象牙的嘴巴今天......“本姑娘哪天不漂亮?”我一边嘟弄着一边熟门熟路地找到一小罐可乐,“啪”地打开就往嘴里倒。

“唉,这么漂亮的姑娘就不能淑女一点儿?”小孙望着我直叹气。哈哈!在他面前装淑女?有没搞错!我一口可乐差点儿喷出来!“天底下哪有什么淑女,知道吗?所谓淑女都是装出来的!”

小孙没有时间继续与我斗嘴,交待了我几句披件外套就匆匆走了,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让半步不离照相馆的他突然离开呢?

还是中午,很少有顾客来。我心不在焉地翻弄着几本杂志,直到有一对儿轻年男女来说要照结婚照--那种帖在红红本子上盖厚厚钢印用的。

他们长得并不漂亮,但很有夫妻相。看着他们恩爱的样子我就有几分羡慕。男的个子很高,我拿了一块木板让女孩坐上,这样两个人看起来就差不多高了。

调好灯光,摆好姿势,对准焦距。“喀嚓!”一会儿工夫就OK了。一定是张很不错的照片,况且两人的表情十分自然。

送走了两位新人,很久都没有顾客再来。没劲!这么差的成绩,如何在小孙面前邀功呢?看来我的水煮鱼....我不禁有些懊恼。

正在这时,有脚步声,我抬起头,一位老太太微微弓着身子走进来。“姑娘,我想照相。”“阿姨,您请进!”好不容易来了位顾客,我忙不迭地迎了上去。

老太太大约有六十岁上下的年纪,头发白了一半,穿一件深灰色的外套,虽然皱纹已经布满额头,但看起来大概儿女们照顾得不错,全身干净整洁,估计退休前是医生或者教师,因为她看起来有一种普通老太太不多见的气质。只是,老太太的眼睛里像是有一种悲伤的神情。

“阿姨,您想拍哪种照片呢?”老太太犹豫了一下说:“姑娘,就是那种这么大的”,她用手比划着,“头像!”我听明白了,老太太想拍的那种相片是可以有特殊用途的。看她说的那种大小,分明是用来做遗像的!

看来老太太已经为自己的后事操心了。可是,我微微皱了皱眉头,觉得有点不对!为什么不对呢?哦,我想起来了,如果她想照一张体面的照片用于后事,完全不用现在就放大嘛!留张底片就可以了,用的时候再放大也不迟,现在就放大好象很不吉利啊!不过转念一想,放大是小孙的事儿,我只管照就行了!这个老太太,可能是想得太周到了!

老太太付了钱后,我将老太太扶到椅子前坐好,打开灯光,走到了相机前,从镜头望过去,老太太已经准备好了。

“姑娘,我想照一张微笑着的照片!好吗?”老太太突然问。我听了心里有种难言的感觉,原来这位老太太想在她的葬礼上让所有的人看到她的微笑!我不禁十分感动!

“阿姨,您想笑的话很简单的。您说‘茄子’,然后马上将嘴闭上,这样的微笑就十分自然了!”我灵机一动对她说。老太太听话地照我的方法做了,嗯,看起来效果不错。准备拍了!

“阿姨,我说‘一、二、三’,您就开始说‘茄子’,好吗?”我将手指放在快门上,集中精神。

“一、二、三!”“茄子!”“喀嚓!”

我松了一口气,“阿姨,好了!”我走过去扶起老太太。“您三天后来取就行了!拿这个来取,让您家人来就可以了!”

不料老太太问:“现在可以洗出来吗?我急着要的!”“这...”我有些为难,说好了我只照,冲洗是小孙回来做的事--我的冲洗技术比他要差很多。

可是老太太说一定现在就要。“我明天就要回老家了,那里没有照相馆的,我这里也没有亲人了,所以,姑娘麻烦你,能现在就洗出来吗?我等着你。”

话说到这份儿上,我只好现在就冲洗了。而且看在老太太这么大年纪一个人生活的份儿上,加急费我做主,免收了!大不了水煮鱼不吃呗!

“那阿姨,您就坐在这里等吧。”还好,这卷胶卷刚好拍完了,我取下胶卷直奔暗房。

常常帮小孙做这些事情的,但一个人操作还是头一回。我很小心地取将胶片冲洗了,再放大成24吋的大幅照片。

当老太太的微笑在显影液里渐渐出现的时候,很奇怪的,我想起了常常问小孙的那句话:“如果你给一个鬼照相,会洗出什么样子的相片来?”

鬼故事里,鬼照出的像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本来能看见的人在照片中不见了,另一种恰恰相反,本来没有的人却在照片中出现了!再或者,照出来的人是另外一种形象--反正,一定不是原来的样子!

我觉得这个时候想到这种问题十分可笑,我把这个老太太当做鬼了吗?我用摄子将照片从显影液中取出。嗯,时间掌握得很恰到好处,这是第一张由我单独操作的照片,我给自己打95分!

将照片递给老太太的时候她将那幅照片看了又看,很满意地说:“拍得非常好,姑娘,谢谢你!”

老太太刚走没一会儿,小孙就回来了。他一进门就嚷嚷:“丫头,怎么样?没弄砸吧?”我得意地笑笑说:“我不但照了,还帮你冲洗了呢。顾客急用的。噢,刚才你看到一位老太太了吗?她刚走。那个老太太很奇怪,非要一张放大的照片,我看她是要做遗像用的。”说到这里,我笑不出来了。有些沉重也有些感叹。

“是吗?还有这样的顾客?”小孙好像有些不相信地说。“嗯,不过我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有位老太太啊。”“不会吧?她后脚才走,你前脚就进来了,你要是早来一步,就可以欣赏到我的大作了。我今天照得棒极了!”“瞎说,你是在做梦吧?我怎么没看见你说的什么老太太?哼,一定是你骗我。”

没有?他怎么可能没有看到呢?我呆了呆,然后跑到门外,愣愣地出神。老太太的身体好像不够硬朗,从这里走到路口没有几分钟的时间是不行的。“你真的没有看到她吗?”我又一次问小孙。这个小孙,总是嘴里没有实话!

但很快,我就忘了这件事,“喂,本姑娘累了一下午,打算怎么谢我呢?”小孙哈哈一笑:“我就知道,你不会饶了我的。好吧,你说了算吧。”

我兴奋地一蹦老高。看来,今天晚上我是可以享口福喽!

水煮鱼的味道果然可口,小孙一个劲儿地说:“慢慢儿吃慢慢儿吃,没有人跟你抢!”我扬了扬筷子,说:“你别愣着,也吃啊!”小孙叹了一口气:“你这样的女人,谁能养得起呢?”

这家水煮鱼餐馆的包间里有一部电视。吃完饭的时候正是本地新闻时间。新闻结束后发了一则卟告:本市退休教授陈玲女士昨晚因病去逝,享年59岁。

小孙大叫道:“天!”我忙问怎么了?小孙指了指电视屏幕:“我的老师,她去逝了。唉,那么好的一位老师。”然后小孙有好长一段时候没有说话,看得出他很伤心。分手的时候,我说:“你去看看她吧。我陪你去。”

追悼会那天人很多,看得出怀念陈教授的人很多。在低沉凝重的哀乐声里,我与小孙着黑衣走进殡仪馆。小孙手里握着一大束菊花。

一进门我就呆住了:正中央挂着一幅陈教授的遗像:两鬓染霜,慈眉善目,嘴角轻轻向上挑着,微微含笑。天哪!这不正是我那天拍的照片吗???

小孙感到了我的大惊失色,“丫头,你怎么了?”我吃力地摇了摇头,整个身子都僵硬着,脑子里一片混浊,怎么回事?那张照片怎么会在这里?

我苍白着脸与小孙悼念完毕。与遗体告别的时候我浑身发抖。小孙紧紧握着我的手,不时疑惑地看我。那是我认识小孙三年来他第一次牵我的手,而我却没有任何感觉,只是手不停地冒着虚汗。

终于我们走出了殡仪馆。我告诉他那张遗像的事儿。小孙听了看了我半天说:“你确信吗?”我望着他迷茫的眼睛,点了点头。

我又一次想到了我无数次问小孙的那句话:“如果你给一个鬼照相,会洗出什么样子的相片来?”

我不寒而栗!

一周后,我和小孙走进了陈教授曾经的家。陈教授的女儿陈露接待了我们,她长着一双与母亲十分相似的眼睛,提及母亲,她微微叹了一口气:“母亲的去世对我们来说非常意外。她是突然发病的,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母亲生前从未照过一张照片。”说到这里陈露不由红了眼睛。我与小孙对视了一下,小孙问了那个我不敢开口问的问题:“是吗?那孙教授的那张遗像??”陈露听了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那张照片,其实,并不是母亲的。”我与小孙听了一愣,我看到了小孙眼中的好奇比我还重。

见我们发愣的样子,孙露接着说:“母亲从小就不喜欢照相,也从来不说为什么。可有些时候照片是必须的,比如证件照。于是,母亲都是用大姨的。对了,她与大姨是孪生姐妹。所以,外人根本看不出来那不是她自己的相片。”

我与小孙有种恍然的感觉。但疑惑仍然很重。陈露继续说,“母亲去世后,我们要举行葬礼的时候却没有一张她的照片,而且大姨那儿也没有合适的照片替代。于是大姨就临时替母亲照了一张像急用......”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如释重负。回去的路上,小孙坏笑着问我:“丫头,你还说你给鬼照过相吗?哈哈!”我恨恨地捶了小孙一拳头,小孙趁机捉住了我的手......

鬼故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鬼故事:

  • 下一篇鬼故事:
  •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友荐云推荐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